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掃一掃,登錄網站

首頁 自媒體 查看內容
  • 1929
  • 0

一位中文系教授的深度分析:焦慮時代,怎樣做一個“恰到好處”的母親?

2019-5-11 20:54

來源:xiaohuasheng99

檁子:又到母親節了。每逢此時,多數花友會有兩重思索:


  •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母親(也就是孩子的祖母)起到了什么作用?

  • 如今,自己也成為了母親,我到底應該做一個什么樣的母親呢?


做一個嚴厲的母親?多多付出,以期無怨無悔 ... 做一個寬容的母親?給孩子自由成長的空間 ...


這其中,難就難在做到 “恰如其分、恰到好處”。如何權衡、如何選擇 ...


恰好,這個問題,今天的這篇文章給予了有深度的分析和建議。作者呂嘉健曾是國內一所大學的中文系教授,全國優秀教師,現居澳大利亞,對中國文化、世界文學有很多研究。他說:所謂恰到好處的“母愛:,就是做到 “理智的沉靜” ...


呂老師雖然是位父親,卻難得“旁觀者清”,對“母親”的困境有深刻的理解。今年母親節,推薦本文給大家 ...


題圖來源:《念念母親》劇照


香港樂隊BEYOND有一首粵語歌是我相當喜歡聽的:《真的愛你》。


每當我聽到這首歌時,都會很感動,眼睛潮濕。時常想起我自己母親的好:在我童年時,她給我嚴格的品行與文化知性的教育,當我進入少年期之后,她一直給予我自由發展的空間,并且總是默默地關注和支持。



正如那首歌詞里的表述:春風化雨暖透我的心,一生眷顧無言地送贈 ... 


“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

帶出溫暖永遠在背后……

是你多么溫馨的目光

教我堅毅望著前路

叮囑我跌倒不應放棄……

愛意寬大是無限……

仍記起溫馨的一對手

始終給我照顧未變樣……

春風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顧無言地送贈。”


這首歌敘述的是作者當初學習音樂直至后來成功的過程,母親雖然并不贊賞兒子沉醉音樂,但依然那樣給出她的母愛,寬大無阻,尤其在兒子遭遇挫折時,用溫馨的目光鼓勵他堅毅前行,叮囑不要放棄。


BEYOND是幸福的,他有一個春風化雨的母愛的眷顧,全在無言的關注中送出。


然而,中國人的母愛總是獲得過度的贊揚。有個問題,值得面對:


究竟有多少母親是不合格的,她們有太多的不適宜做母親的缺陷,卻一般沒有得到子女和社會的理性認知,而掩蓋在母親之辛勞和泛濫之母愛的背后。


比如,中國社會存在著不少“超級戀母”的年輕人,這個責任應由他們不合格的母親來承擔。當相當數量的母親是不合格之時,那么一個國家的公民素質以及整個社會的存在質量,是值得質疑的。難怪拿破侖說過:“民族的未來取決于它的母親。”



因為特殊的文化歷史原因,中國人尤其值得研究“母親文化問題”。


2002年,北京大學朱瀅等人以中國大學生為被試的研究首次發現:與西方人不同,中國人的記憶不僅具有“自我參照效應”(對與自己有關的信息記得格外好),而且對與母親相關信息也能記得很好,就像是記自己的事一樣,出現了“母親參照效應”


這與西方文化背景下參與者的實驗結果大相徑庭。對西方人而言,“母親”這個概念,并不及與“自我”相關的材料記得更好。


中國人獨特的“母親參照效應”說明母親在中國人“自我”中具有重要位置。從嬰兒時建立的依戀,到成年后,“母親”依然以這種方式存在于中國人的生命里。


為什么母親對中國人具有獨特的意義呢?這與“自我概念”的文化背景有關


“自我”包含與自己有關的個性、身體特征、職業、成就等許多內容。但在不同文化背景下,自我概念表現不一樣。


斯坦福大學社會心理學家黑澤爾·馬庫斯(Hazel Markus)等人曾根據文化差異提出過“獨立型自我”“依賴型自我”兩種自我概念類型。西方文化背景下的人,自我的概念是獨立的、個人主義的,他們關注于自身的思想、感受和行動。



而在東方文化背景下,個人是一種關系自我,強調的是人與人彼此的相互聯系和相互依附,尤其看重家庭。


對美國人來說,母親屬于自我以外的其他事物,在記憶上并不占有優勢。而對中國人來說,自我中包涵有母親的成分,母親是“自我”的一部分。


一個進一步的實驗證明了這個結論:


2007年朱瀅等人用中西方大學生兩組被試進行了“母親參照效應”的腦成像研究。結果發現:對中國人而言,在自我參照和母親參照條件下,都激活了腹側內側前額葉;但西方人只有自我參照激活了腹側內側前額葉。


這說明中國人的自我與母親是住在同一個腦區的,這為中國人獨特的“母親參照效應”提供了神經生理層面的證據。


多數中國人都會以自己的經驗來認同這一結論吧:我們把母親擺在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即使長大成人了,對母親的情感聯結,也早已滲透到個人的認知與行為甚至生理結構中。


要追究形成這種特殊的“戀母情結”,只能在中國文化傳統的家庭生活中來進行文化分析,我們今日值得提出一個問題:究竟怎樣的母愛才是好的?


圖片來源:《念念母親》劇照


依據上述心理學證據,是否可以推導出中國人的母親對于子女具有至關重要的良性影響呢?


未必。世上有好媽媽,也有不合格的媽媽。無論怎樣,因為“依賴型自我”與“母親參照效應”的巨大作用,怎樣做一個恰到好處的母親,顯得極其重要。


首先要考察的就是“母愛問題”


無論在過去或者在今日,做一個母親其實不需要過度的母愛。恰到好處的母愛就是做到理性與溫情的平衡。


我想起偉大的兒童教育家之始祖意大利的瑪利亞·蒙臺梭利(Maria Montessori, 1870—1952),她曾說過:


兒童的正常發展需要三樣基本的東西:一個適宜的環境、謙虛的教師和科學的感性材料。一個特殊的兒童教師不能有學校教師通常有的傲慢與偏見,而必須具備一種“理智的沉靜”。教師必須沉靜,一種深沉的沉靜是一種無雜念的、更好的和無阻礙的狀態,它是內心清晰和思考自由的源泉。這種沉靜由心靈的謙虛和理智的純潔組成,是理解兒童所必不可少的條件。

(《童年的秘密》,P177-178,京華出版社,2002-6)


其實一個人最初、最好以至一生的教師,便是自己的母親。一個母親最好的品格,便是上述蒙臺梭利所表達的“理智的沉靜”


我們看看一個“理智的沉靜”的范例,英國小說家羅爾德·達爾在自傳《男孩》和《獨行天下》里寫道,他的媽媽是怎樣以一種貌似冷酷的方式來培養他成為一個紳士的。



達爾幼年喪父,他的媽媽以能干、堅強、慈愛、能保護他又任他自由飛翔的方式輸出恰到好處的愛,從來不會釋放過度的母愛。


達爾中學畢業后不愿上大學——雖然只要他肯,牛津劍橋都是囊中之物。


當他把這一決定告訴媽媽時,媽媽只說了一句:”好吧。”


她因兒子的決定失望嗎?苦惱嗎?無從得知。


達爾考進了殼牌石油公司,半年后被派到東非賣3年石油。


去東非或中國這樣遙遠的地方一直是達爾的夢想,他當即奔回家告訴媽媽這個消息。


達爾寫道:


“我是她唯一的兒子,而且我們非常親密。絕大多數母親面對這種情況,恐怕都會顯得相當難過。3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非洲又那么遠,中間不能探視。但我媽媽不允許自己流露哪怕一星半點兒她當時肯定會有的情緒,為的是不破壞我的快樂。”

“噢,你真棒!”她叫道:“真是好消息。這正是你想去的地方,對不對?”


20歲的達爾乘船去了英屬東非,二戰爆發后就地加入英國皇家空軍,后因傷回國。


他的《獨行天下》寫到這里,詳細地敘述著自己如何在利物浦又濕又黑的夜晚,徒勞地尋找媽媽的新住址,又如何在倫敦和媽媽通了3年多來的第一個電話。


即便到這時候,達爾也沒有聽見媽媽哭泣。當他開口問:”是你嗎,媽媽?”電話那端是完全的沉默,達爾于是知道,是媽媽,只有媽媽會這樣拼命地控制自己的感情。


這就是一個英國紳士的母親深愛著自己的兒子、而決不束縛他的成長和發展的教子之道。把愛藏在心里,不無殘酷地節制著感情對理智的干擾。


這就是一個恰到好處的母愛。



恰到好處需要的是理智的節制和基于人性常識的理解。一事當前,不需要道德來干預,才是恰如其分的明智。因為道德容易教人上綱上線,不容人基于人性常識的理解,而會居高臨下地扭曲人性。


以下有兩個故事,都是涉及“分蘋果”的,值得仔細觀察和比較,什么是恰到好處的母愛。


一位西方著名人士說,他小時候,媽媽買了一些蘋果,兄弟兩個都想吃最大的那個。


媽媽就笑著說:“你們來比賽,我把門前的草坪分成2塊,你們兩人一人一塊各自負責修剪,誰干得最快最好,誰就能得到它。”


結果,他贏了。由此懂得了一個道理:要想得到好的,就必須努力爭第一。這很公平,你想要多少,就必須為此付出多少代價。


而一個中國犯人也說道,小時侯,他的媽媽拿來幾個蘋果,大小不等。他一眼就看中了那個又紅又大的,這時弟弟說了他想說的話,結果被媽媽罵了一 頓“好孩子要學會把好東西讓給別人,不能總想著自己。”


聽了媽媽的話,他就靈機一動改口說:“我要那個最小的,把大的留給弟弟。”


結果,他受到了媽媽的獎勵,給了他最大的蘋果。從此以后,他學會了說謊,然后開始不擇手段。



同樣是分蘋果,結果很不一樣。前者的母親選擇了讓孩子用自己的雙手來獲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后者那位中國母親,卻讓孩子用虛偽的表演來換取他心中想要的東西。


它們背后各自體現了文化價值觀的選擇:競爭與獲得的理性文化,道德與虛偽的表演文化。


西方的故事模式應該還有“擲幣選擇的公平契約式”,中國的故事模式應該也還有“母親裁決誰最聽話乖巧式”。如何裁決,對于一個母親來說,總是一種艱難的考驗。


恰到好處的母愛,不是容易做到的,后果尤其嚴重。因為,童年經驗會影響一個人的終生。


做人母親,總是會遇到類似的兩難處境,其實都是很好的教育機會,不過,如果沒有做好準備做一個恰到好處的母親的話,那么常常會因為過度的母愛或者愚昧的母愛而誤了自己子女的一生。


依然是這個分蘋果的案例,媽媽應該怎樣引導和處理事情呢?


一個有公平心和有智慧的媽媽,可以這樣說:


“好,哥哥和弟弟的確都想要這個大蘋果,媽媽也想要啊,而且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利得到最好的。但是現在只有一個大蘋果。如果誰獨自分到了這個大蘋果,其他人就得不到了。那么你們說該怎么辦呢?”


把問題交給孩子們去探究,是一個謙虛和理智的策略。以孩子們的聰明和實事求是的赤子之心來說,他們自會想出諸如公平比賽、用刀切開平分和輪流享有甚至抓鬮決定等等可以共享的辦法來解決。


這樣的話,他們從小就會學會在競爭和合作中公平相處以及用實事求是的智慧來處理利益合理分配的道理。


如果媽媽只是用了專權處分的方式,就會同時把虛偽和偏心、嫉妒和怨恨之壞心眼種植在孩子們的心底。這樣的孩子長大了,對待天下的事情,也就這么一點出息了。


女性因為她遺傳的母性,與子女有特別血肉相連的關懷和無私的體貼,所以母性可能會向兩方面發展延伸:一方面是清明高遠的知性,成為一個天生的教育家,是為“教育媽媽”;另一方面是發展了“過度母愛”,被母愛蒙蔽了知性,而變成一個縱容包庇壞性格的“愚昧媽媽”。


多數情形是:天性的母愛并不能保證一個女子可以成為天才的“教育媽媽”,要做一個合格的母親(父親也是一樣),當然需要學習和研究,要有做準備的精神,這才是負責任的成年人。


而另一種,在當代中國,由過度母愛里已經滋生出一種“過度教育”的母性,為了成功,母親成了不惜代價的強迫癥源頭:


一個異化母愛 = 過度母愛 + 過度教育 + 愚昧母愛


本文無意于說子女的教育只是母親的責任,但不可不特別指出,人類有一些永恒的東西是無法超越自然的。蒙臺梭利特別指出:


對兒童的心理分析有兩個層次,一個層次是兒童個人的天賦本能和他必須適應的環境條件之間的沖突,因為這些環境條件常常與他的基本欲望相沖突;另一個需要探索的層次就是童年記憶的深處,在這一層次上,是兒童與他的母親的沖突,更普遍的是兒童與成人的沖突。

(《童年的秘密》,P8, 京華出版社,2002-6)


她特別強調的是“兒童與他的母親的沖突。”所以,對于女性來說,做一個恰到好處的“教育媽媽”,是天職所在。



我們值得再次引用拿破侖的名言:“民族的未來決定于她的母親。”我們都會津津樂道于拿破侖縱橫歐洲的赫赫偉績,卻未必知道拿破侖在文化上還有這一真知灼見。


接下來是一個正面的好故事,以向一切偉大的母親致以感激的敬意。近十數年來在世界醫學領域上有重大貢獻的科學家斯蒂芬·格倫,當記者采訪他的時候問:是什么讓你具有普通人不及的創造力的?他提到了幼年時的一段經歷。


有一天,他試圖從冰箱里取出一瓶牛奶,取出后剛走出幾步,就失手將牛奶瓶掉落在地上,頓時廚房里一片狼藉。


他的母親聞聲而至,然而她沒有發火,沒有說教,更沒有處罰他。


她說:“哦,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牛奶灑在地上,真有意思啊!好了,反正已經灑在地上了,在我們收拾干凈之前,你想玩一會兒嗎?我想,玩牛奶說不定也是很有意思的。”


他就真的就玩起了牛奶。



幾分鐘過后,他的母親說:“牛奶是你灑在地上的,也應該由你來收拾干凈。現在,我這兒有海綿、抹布和拖把,你想用什么?”


他選擇了海綿。他們一起將地上收拾得干干凈凈。


接著,他的母親又說:“剛才你拿牛奶瓶沒拿住,這說明你還沒有學會如何用一雙小手拿一只大奶瓶。現在,我們到院子里去,在一個瓶子里裝滿水,看看你能不能發現一個很好的搬運方法,使瓶子不會掉落到地上。”


他通過反復實踐,知道如果他用雙手握住靠瓶口的地方,則瓶子在搬運過程中就不會掉下來。


這個經歷給了他非常深刻的記憶。后來他回憶說,正是從那個時候起,他明白了無須害怕犯錯誤,錯誤往往是學習新知識的開始。


科學難題也是在經過一次次失敗的嘗試之后,最終找到正確的解決方法的。弗洛伊德說:“童年的經驗影響人的一生。”而你的經驗首先來自于你的母親。一個好的媽媽,她的愛心就是要用最有益而深遠的經驗影響你的一生,這就是恰到好處之“教育媽媽”的智慧。


上面的范例給我們很多啟示:一個好媽媽會有足夠高貴的大度和寬容的耐心,而遠離急躁、尖刻、斤斤計較和居高臨下。


一事當前,她不是看到一團糟糕的局面,并不去可惜牛奶灑了、瓶子破了,也不去聯想將要去收拾一地亂象的煩惱,更不去形成兒子“毛手毛腳”、“笨蛋”之類的失敗感。單是這點就足以看到一個好母親的基本素質。


蒙臺梭利指出:


成人雖然非常熱愛兒童,但在他的內心仍然會產生一種強有力的防御本能,總擔心自己的安寧生活和財產被弄臟或打碎、被下一代破壞,所以會不自覺地阻攔兒童的活動,責罰孩子的糾纏或者過錯,這種防御本能是一種缺乏理性和貪婪感的結合。

(《童年的秘密》,P87-89, 京華出版社,2002-6)


好媽媽除了寬容愛心之外,還要善用春風化雨的教育。需要“理性的沉靜”,即恰到好處的態度,在不動聲色中平等地引導,首先讓已經發生的事件不要成為強烈追究的“問題事件”,小心翼翼地保護子女的自尊心和養成他理智的沉靜,讓他從困境和打擊中解放出來。


“恰到好處”就是恰如其分的愛和教育,最后在不經意中使孩子獲得解決難題的成就感。


這需要一個母親要有多高尚的修養啊!


一個好母親貫穿其一生會有不同時期的“恰到好處”之表現。該放手的時候就必須克制泛濫的母愛,讓人獨立自由是最大的造化


現在,一個新現象正在考驗著中國母親:當你的子女長大之后,你該如何處理好互相獨立自由的關系?


既然中國人對于母親有很強的依賴型關系,如果你在孩子獨立之后,依然有過度母愛關照,你不過是借助母愛關懷來寄托一種對子女依賴的心理,你的全部生活內涵和心理感情都強烈地依戀在子女身上,要求子女時刻惦記著你,“常回家看看”成了家長對子女強烈的依賴型關系。還是傳統的觀念:“老有所依”。


母親不能獨立,子女也肯定不能獨立。這種情形在心理學上稱為未能實現“角色退場”。即一個婦女長時間擔當無微不至關懷子女的“母親角色”,而當子女長大后,母親依然不肯退出這種角色,那么,她的子女必定也屬于長不大的角色。直至她完全衰老了,會從一個能干的母親,慢慢轉變為一個“老小孩”。


反過來,她會完全依賴子女,以至變得不懂事、不講理和很無能,甚至無賴地憑著“我是你媽”的信念,繼續干預和插手子女的人生。如果她的子女一直依賴于她,一旦發現自己所依賴的母親也變成一個不能依賴、且upside down要依賴自己的老小孩,那么兩個家庭的生活便糾結得無比折騰。


另一種情形也是經常見到的:


一個母親在子女獨立之后,突然覺得自己一生被需要、被依賴的重要價值正在逐步“被剝奪”(淡化),因此會產生對兒媳或女婿的莫名厭憎心理:因為他們的出現和存在,而導致子女與自己疏離。這就是懷抱“娶了媳婦忘了娘”之怨情的中老年大媽心態


純粹的大媽母親會始終以想控制子女的歸屬感為主要使命,直接介入子女的婚姻生活中,為他們的人生大事做導演;而較成功的職業女性母親會以雙重心態來苛責兒媳:一方面愛自己的子女,但未形成愛屋及烏的慈心,另一方面,會以自我標準來批評兒媳,希望他們能夠同時勝任妻子、母親和職業女性的職責。


這些過度的母愛會產生過度代入和干預心理性格,失去了讓自己和子女各自獨立自由生活的意義。


如何做一個恰到好處的母親,始終存在著難以瀟灑對待的難題。


莊子有一個很好的觀念道理一直在中國沒有得到推廣:


“泉涸,魚相與處于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莊子·大宗師》)



看似無情,其實明智,合則兩害,獨立雙美。此之謂“恰如其分”矣。


“家庭”是中國文化的核心,一切人情文化圍繞著家庭這個中心一層層構建起中國文化模式。如果要有一個根本的破局,特別是要造就新一代的獨立自主公民,必須適當調整家庭關系。


在今日中國,家庭文化正在發生根本的變化。將獨立自由精神引入中國家庭文化的內涵,是更新的必由之路。年輕一代的獨立與不依賴,會同時生成老輩的獨立心性。一個新型的娘家與子女家之關系正在相濡以沫與相忘于江湖之間平衡著,關懷與放手,正是恰到好處的張力。


子女成家了,是另一個獨立家庭的誕生。過度惦記便是束縛。


各自有自己的生活模式,給對方多一點自由,距離才能產生和諧美。首先從減少我們的“母親參照效應”開始,做一個恰如其分的現代母親,正是中國社會更多一點現代性的開端。


本文作者呂嘉健,文圖經小花生編輯而成


祝大家母親節快樂!


版權申明: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論不代表兒童塾的觀點,兒童塾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如有侵權請聯系QQ:3178411746進行反饋。
發表評論

請先 注冊/登錄 后參與評論

    回頂部
    201942期大乐透机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