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掃一掃,登錄網站

首頁 教育政策法規 查看內容
  • 3620
  • 0

兒童教育的開始并不是去教育,而是讓成年人先成為兒童

2019-5-27 12:58

來源:兒童塾

導讀:顏闔要去做衛靈公太子的老師,于是他向衛國的大夫蘧伯玉請教,如何與這個“小野獸”相處?在古代這是個案,而在今天這就是普遍現象。我們如何與家里的“小野獸”相處呢?兒童教育的本質在哪里?

蘧伯玉開出的方子很有意思,他說:“如果他天真爛漫,你就跟他一起天真爛漫;如果他愚鈍無理,你就跟他一起愚鈍無理;如果他放蕩不羈,你也跟他一樣放蕩不羈;然后,再慢慢地把他引到正途。”

此話怎講?一言以蔽之,一切交流的本質,都來自六字箴言 “先迎合,后迎道”。

兒童教育的開始并不是去教育


我聽說市面上有一種腦波助眠的儀器。在睡覺的時候,每個人的腦波應該在某個頻率——假設是B頻率,那人清醒的時候是在A頻率。那么這款設備的原理就是先檢測人的腦波,測到是A頻率,然后先用A頻率與你現在清醒的狀態進行合拍。不知不覺中,兩個頻率就合成了。然后,它一點一點地調,慢慢慢慢地調到該睡覺的B頻率上。這款設備的原理你是不是覺得與蘧伯玉講的道理類似呢?

現在想起來,對我影響較大且能夠真正教導我的,都是在小時候能夠跟我玩兒到一起的人,我們互為知己。我與一位年輕的長輩(類似于表哥或堂哥)的關系就是這樣。

小的時候,剪紙和“火柴盒”是我們經常玩兒的東西。

剪紙就是把《三國演義》里面的人物——比如騎著馬拿著刀的關羽——從紙上剪下來。我們互相吹對方的剪紙,如果誰剪的“刀”砍在了對方人物臉上的話,他就贏了。那時候,如果一幅剪紙的馬大人小且棍棒很長,那真的是一件非常厲害的“武器”。

“火柴盒”其實不是真正的火柴盒,而是煙盒。把煙盒的紙疊成有點兒彎的船型,然后拿手去扇。如果誰把對方的“火柴盒”扇翻過來的話,就算他贏。

現在,這些最好的東西都不知道去哪兒了,但在那個時候,我極其珍惜它們。

我那個年輕的長輩常常和我分享他最好的東西。所以,我在內心里面對他既喜歡,又崇拜,又親近。后來,他跟我講的很多東西都深深地進入我的腦海,直到今天,仍然在《梁注莊子》當中發揮作用。

由此可知,兒童教育的開始其實并不是教育,而是讓我們成年人也成為兒童。

有很多貌似“弱智”的游戲,你覺得玩得沒有意思。但是,如果和兒童在一起玩的時候,那就很有意思。因為他們會認為,你跟他們是一“國”的。

從前,有一個王子瘋了,因為他躲在柜子底下,認為自己是一只雞,他要像雞那樣生活。對此,所有醫生和老師都束手無策。這時候,來了一個遠方的高人,他說:“我來試試。”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雞一樣發出“咯咯咯咯”的聲音,然后走到王子面前跟他交流:“他們都不知道,其實我也是一只雞。”于是,這兩只“雞”就開始聊起來了。一開始,王子感覺自己不被他人理解,所以充滿了極其強烈的憤怒和對抗情緒——是人皆人,唯我是雞。然而,在強烈對抗的時候,他發現有一個同類。于是,他就跟這個遠道而來、號稱“也是雞”的人相談甚歡。聊著聊著,這只遠道而來的“雞”居然拿了一件人的衣服穿上。

王子問:“你怎么能夠穿人的衣服呢?”那人說:“噓,我騙他們的。雖然我是只雞,但我可以裝作人,跟他們玩兒,你也試試看啊。”之前,王子已經把衣服全脫了,身上披著羽毛,覺得還挺好玩兒的。現在,他聽從這只老“雞”的意見,穿上了人的衣服。

后來,那個人又說:“我們也可以吃一些牛排或其他動物的肉。”

王子說:“雞怎么能吃肉呢?”

那個人就煞有介事地對王子說:“作為一只體驗各種生活的雞,應該了解一下別人是怎樣去感受生活的。”

于是,慢慢慢慢慢慢地,這個認為自己是一只雞的王子被帶了出來,重新演了一個人,最后還自鳴得意地覺得“我就是一只長得像人的‘雞’”,到最后他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長得像雞的人還是長得像人的“雞”。

時間長了,他也就回到了人類社會。

小梁認為,這個故事非常具有代表性。開始的時候,你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就會心生對抗。如果有一個人說,他跟你是一樣的,他和你一起共同對抗這個世界,然后慢慢慢慢地讓你去理解并融入這個社會,或許時間長了,你也就真的完成了這個過程。其實,這就是兒童教育的本質。關鍵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沒有對抗。

其實,所有的對抗和恐懼都是心智習慣。習慣性的恐懼就變成了“恐”,習慣性的對抗就變成了“憎”。

版權申明: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論不代表兒童塾的觀點,兒童塾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如有侵權請聯系QQ:3178411746進行反饋。
12下一頁
標簽: 兒童教育
發表評論

請先 注冊/登錄 后參與評論

    回頂部
    201942期大乐透机选号